东城房产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知行社重阳节遥望故园老宅

来源: 作者: 2019-11-09 09:03:54

知行社重阳节遥望故园老宅

窥晓低鸣的鸟儿唤醒了夏日的清晨,我又一次来到门前的金针地里采摘那即将绽放的黄花。一丛丛细长墨绿的叶子托着微露在晓风中颤动,花茎之上,一簇簇未放的黄花正黄灿灿地摇摆生姿,使这片曾的废墟显得热闹非凡。我穿行在花丛中,叶尖花顶的露珠纷纭坠落,濡湿了我脚下的土地, 也濡湿了记忆里的老宅旧影。

老宅就是我家的旧草房院子。之前是五间草房,坐东朝西,背靠山坡,算是我家宅院的正屋,加上南北两旁各三间的厢房,西面对着正屋留下大门,再把四周用土墙和这些草房方方正正地连起来,就是一个典型的农家院落了。虽没有富裕人家大瓦房的亮堂气派,却也尽显一个农家的紧凑节奏。不识几个字的爷爷和小脚的奶奶用他们辛勤的双手为自己的儿子们置下了这份家业,看着他们成家、生儿育女,儿孙满堂的幸福感足以使他们快慰平生了。

知行社重阳节遥望故园老宅

随着时间的流逝,草房也渐渐破旧,伯父们前后搬离另置宅院,当父亲接管这几间正屋的时候,旧草房已开始漏雨了。父亲那时刚刚而立之年,如何来修缮这几间草房子却使父亲花费了不少血汗。那个时候,我刚记事,正是农村物质贫乏的时期,盖房并不是容易的事。首先是要买到足够的黄草,还得用生产队的牛车拉回来;更难的是,到哪里去买树做檩条做房梁,又到哪里买竹子做椽子。但最难的是怎样才能有足够的钱买到这些东西。我没法想象父亲和母亲是如何节衣缩食吃苦耐劳地做到这些的。在深秋某一天的傍晚,生产队里的两辆牛车终究拉着两大车黄草从石人所站立的山头旁的旧车道上晃晃悠悠地走下来,家里便一片繁忙,大人们进进出出卸车喂牛,小孩们却不顾黄草上的刺芒捉起了迷藏,小院里充满了欢乐。

第二天,旧房顶就全部拆下去了。晚上睡在没有房顶的屋里,我第一次兴奋得有点睡不着。没有了房顶,我看到了满天的繁星璀璨地缀满了房子上空的夜幕。我渐渐寻觅着夏夜里在山坡上的石板上睡觉时躺在父亲臂弯里所看到的那些明亮的星星,回想着父亲曾讲的那些有关天河、牛郎织女的故事。还有牛郎星不远处那一簇星星,父亲说那是传矛星,当这一团星星过了天河到了头顶的时候,就要过年了。年小的我并没有时间的观念,其实不记得几月几日这样具体的日子,只觉得这个时候已是深秋,那末我所盼望的新年已不会远了。这样想着,眼前的天幕上有一颗亮亮的星拖着长长的光线飞快地划过天际,消失在我梦里;在梦里,我围着我家的新草房不知疲倦地跑来跑去,幼小的心灵时弥漫着说不出的幸福与快乐……

以后的日子里,我在我家的草房里飞快地成长着,虽然农村的日子是清贫的,可父母的呵护却仍然让我的童年与少年过得那样平安和欢乐。草房由新变旧,刚修葺一新时足足有一尺多厚的黄草,在年年的雨打雪压风吹日晒之下折缩得只有半尽来厚了,表面也成了黑色,有的地方由于小鸟做巢或是哪只淘气的鸡偶尔上房去夸耀自己,草都被扒起来了。再后来,那些地方在下大雨的时候就会有雨水滴下来。因此父亲不得不再次考虑修缮这几间草房了。

知行社重阳节遥望故园老宅

但这次父亲和母亲却下了更大的决心:几个孩子就要长大了,他们未来成家总得盖新房给他们,倒不如现在吃些苦早盖好瓦房。那时我已快要小学毕业,农村的生活开始变得不愁温饱,但钱还是不容易挣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愿回顾父母是如何吃苦受累地挣下了盖新瓦房的一千元钱,总之两年后的春天,新瓦房就立在旧院草房的后来了,然后夏天我们都搬进了新瓦房。老院照旧,按父亲的假想,等我们大了,再把那几间草房翻盖成瓦房,不过,随着几年后我和哥哥弟弟前后考上大学离开了家,父亲再没有说过要盖房的事了,一方面是他在用尽自己的力量和母亲供我们上大学,另一方面他也知道我们毕业后会在某一个城市安下自己的小家,家里的房子只要有我们回去的时候有一间住的地方就够了。

草房就这样在我们读书日子里变得更旧了。父亲虽然把那些漏雨的地方修缮了一下,但还是挡着不年月的陈腐。因而在我们都成家后,那几间经历几十年风雨的草房终于扒掉了。父亲把老宅的墙土打碎,这样就在原来的地基上开成了几分地。父亲在这片地上年年都会种下一些玉米,到秋季就把丰收的玉米磨成玉米糁,给我邮寄一些来。这几年父亲又把这片地载上的金针,金针在这片旧废墟上疯长,渐渐铺满了这片地,也就渐渐把老宅的旧影从我的记忆里遮盖了。

万艾可预防副作用怎么做

0_10_印度神油官方网站首页

希爱力和伟哥哪个有优势

相关推荐